到大理喜洲 作稻田的守望者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06 04:43

_DSC8414.JPG

重慶網3月4日電(陳遠鴻)喜洲,一座建在大理稻田中央的古鎮,可想它的美麗之在。

在公共空間擺放著一些很上“年紀”老木制家具,而老家具象大紅床頭櫃如今上面擺著一個極具現代風格的雕塑,渾然一體,滿牆的甲馬紙作裝飾,讓人心生沈澱,心也甯靜下來,這正應了和舀的廣告詞在這裏遇見百年前的中國。在酒店的小院喂養著一只鹦鹉和一只鹩哥,大聲“說話”,幾只小貓,上竄下跳,有一只貓跳上餐桌向小孩兒討食方便面,很逗小朋友的喜愛。在前台的有機玻璃箱子裏喂著一只變色龍,一動不動的,我用微距鏡頭拍了它好幾次,光線差异,它一天變幾個色。此時又來一波客人,其中一個老男人說他老婆特喜歡這兒的文藝範。在網上我看到此店的好評如潮,本來计划住一天的我們決定續住一晚。

$Page_Split$

_DSC8605.JPG

“我也是因爲路過此地而喜歡上了這裏,便決定與朋友投資修建了這個酒店,成了稻田的守望者。”酒店負責人說。當他得知我喜歡攝影,所以特別介紹此地有明清建築一百多座,特別是四方街的嚴家大院非常值得一看。另外這裏的菜市場也是一個拍民俗的好地方喲,因爲這裏的白族大媽最爲集中。人文風光也是我最喜歡的東西。于是,欣然前往。

到了菜市,人來人往,擁擠不堪,不少白族大媽都是當年的金花,老頭兒也是當年的阿鵬哥,據說電影《五朵金花》的原型出自這裏。大媽和老阿鵬哥或賣魚賣蝦賣蔬菜,以及當地特産熱涼膏等,逛菜市的遊人不多,多数爲當地中老年婦女,我用長焦抓拍幾張,人挨人人擠人,想換35定焦鏡頭都不方便,好象抵近拍攝也實爲無禮,白族人是非常講禮數的民族,走過一些白族人家的門前,看到鄉評寫著慈孝,忠樸等字樣,而照壁多大書清白傳家字樣,可見道德的力量在此還是有市場。

逛茶市時淘了白族人泡茶的陶罐陶碗,再到當地四方街,此地人聲鼎沸,遊人無數,走進嚴家大院博物館,才曉得什麽叫有錢人,原主人嚴子珍,經商辦企業,上個世紀之初資産達100多個億,富甲天下,爲富卻仁,既有蔣介石和龍雲的題詞,更多的是鄉間裏的禮贊,從扁額的內容上發現。上個世紀的三四十年代嚴家就捐資助學辦學校建圖書館,進入嚴家大院,才知何爲深宅大院,什麽叫“三坊一照壁”的院落,進了過廳見到“四合五天井”的大院,漏角、天井,樓上樓下,四通八達,仿若迷宮。足足逛了一個小時左右,才將嚴家大院逛完。

_DSC8500.JPG

在四方街,和舀大堂前廳小妹給筆者說四方街一個叫院子口的餐館是一個白族人開的,做私房菜,味道不錯,尤其是酸木瓜酸湯魚,有一股青檸檬的清香。來喜洲之前,朋友說一定要吃喜洲破酥粑粑喲,打聽到四方街的和尚破酥粑粑最正宗,于是甜的鹹的各買一個,甜的是玫瑰醬作的心子,鹹的則有少許的火腿丁。

回到酒店午休,三四點鍾到大廳喝下午茶,這裏的下午茶免費提供,既有陳年普洱還有碧羅春,更有現磨咖啡,豐富的茶點有才出爐的鮮花餅、和各式餅幹,以及大理特産手工雕梅等,吃到的都是雲南的味道。前一天到海舌意猶未盡,聽說那邊的日落很美,于是決定驅車再次前往,筆者五點多鍾到達,正遇黃昏,洱海邊上的水窪地就變成了金色池塘,拍攝洱海水中的樹,樹染成一片金黃,湖水是那樣的湛藍,偶爾幾只海鷗飛過,不遠處有一群小小的野鴨,或飄浮在湖面上,或潛水找食,若隱若現。看著太陽慢慢從西邊落坡。

因爲前一天早晨起床稍晚,沒有拍到日出,于是決定第二天清晨七點多鍾起床,目的是爲了拍日照金山,想象著蒼山的雪在初升的太陽照耀下一定很美,在和舀二樓的公共區域望出去右前方即是蒼山,筆者架好三腳架,對著蒼山方向,可是天空薄霧彌漫,只見東方的天空慢慢變成玫瑰色,越來越紅,甚至于看到了閃閃發光飛過的飛機,稻田由暗變亮變綠,村莊也越來越亮越來越美麗,而蒼山上的雪卻並沒有變成金色,這或許就是與川西差异的風景,日照金山在喜洲是無法出現,或許是我沒有遇見。

猜你喜歡